home    login   RSS  
☞欺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杂碎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陈词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局外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吾爱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喂,同生共死吧。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苦海慈航   
              
「child 发表于 2015-11-6 23:08:00」



“我回来了。”


将大衣挂在衣架上的我一手松开了领带,在玄关处脱下了鞋子。被皮鞋挤压了一天的脚在接触到冰凉的地板时终于得到了释放,我忍不住呼出一口气,边向饮水机走去边随手将装满了文件的皮包抛在客厅地上。



这个饮水机的型号我还不是很熟悉。因为一天积累下来疲惫而有些放空的大脑为了避免再次搞混温和热的标示下意识地替我选择了冰水,于是我拿起杯子一饮而尽。

屋子里有股不怎么好闻的味道,温乎乎的,混合着昨晚的食物的气味和人类的体味,不太明显,很快就能够让人适应。但又接了一杯冰水慢慢喝完的我,最后还是决定将堆积了两三天的垃圾拿出去扔掉。


家果然是一个令人安心的地方。


锁上门后简略地收拾了一下,舒适地窝在沙发上打开电视的我忍不住这么想道。

刚刚打开的电视里正在播着准时放送的新闻联播,我这才发现已经是晚上七点了。最近公司的工作很多,加班到晚上八九点是常事,像今天能够这么早回到家已经是很难得的事情了。虽然不是什么值得庆祝的事情,但我还是决定好好享受一下这个难得多出来两个小时的夜晚。



或许是太累了,又或许是不但累还接连喝了两杯冰水的缘故,虽然早就过了饭点,我仍然感觉不到一丝饿意。意识到不饿还是最好吃一点的我慢吞吞地走到厨房简单地做了两个菜。洋葱鸡蛋、萝卜汤,看一眼卖相也能知道味道绝算不上好,但我还是端进了卧室。



在卧室里吃东西是我的一个坏习惯。吃了又往往懒得打扫,所以我的女友经常半是生气半是嗔怪地教育我。


说起来,我的女友很漂亮。


至少我觉得她很漂亮。皮肤很白,可以靠在我肩膀上的身高,留着染成深栗色的齐胸长发,五官都很小巧。我尤其喜欢她的眼睛,笑起来弯弯的,睫毛很长,让我觉得很甜蜜。



我夹了一些菜进装了大半米饭的碗里,没什么食欲但心情尚可地往嘴里送了两口。刚舀出来没多久的饭菜现在感觉好像已经没有那么烫了,所以我决定再舀一碗。


可能因为我经常在卧室吃饭的缘故,那种暖乎乎的异味在卧室里非常明显。但是我觉得比起办公室里打印机的纸墨气味、大街上车来车往的尾气气味,这种味道令我觉得很安心。



“不烫了。”



我用筷子夹着菜,塞进床上躺着的那个男人的嘴里。他原本空荡荡的表情像被什么东西打破了一样,变得尖锐又恐惧,眼泪鼻涕混着嘴里吐出来的饭菜流得到处都是。


“这顿也不吃的话,就要等到明天晚上了。”我看着他,像看着一个病人。而虽然并不是医生,但我对待病人的态度一向是很有耐心脾气又相当好的。


他从喉咙里持续不断地发出一种压抑的抽咽,一种混乱得完全听不出话语发音的哭声。我好笑地看着他,拿来毛巾将他脸脖上的秽物擦干净,又将他身下垫着的一次性塑料布换了新的,继续好脾气地喂着他。


他的双眼因为不断的流泪已经完全红肿了,脸色也不太好,头发黏答答的,不怎么能看得出我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那种风度。但这种状态下变成这个样子也是难免的。

“不要饿坏了。”看着他近乎歇斯底里、身体无意识地抵抗着进食的样子,我只好从抽屉里再次拿出来这几天一直不得不用的搅拌机和胃管。将食物搅拌成流态然后直接填进他的胃里,我觉得这会比直接输营养液更能够提供他身体机能所需的营养。在咨询过医生确认没有问题之后,虽然很无奈,但我只好一直对他这样做。



由于他挣扎得很厉害,我也只好一直将他拷在床上。手铐是女友留下的,我们以前很喜欢这种游戏。


当然,就像刚刚说的那样,因为女友喜欢,相同款式的手铐我也给了她一套。戴着手铐的她显然比这个男人乖巧多了,只是默不作声地蜷在床上。


我将食物搅拌成糊状,见怪不怪地看着男人像一条没有四肢的鱼在砧板上挣扎着一样想逃开旁边那具雪白的胴体。天毕竟太冷了,而女友从以前开始就体寒,手脚总是冰凉,更不要说连被子都不盖时的温度了。


我一边去拿放在床头柜上的嘴部扩张器,一边顺手帮女友盖上被子。盖上被子之后我才想起来,她已经死了。


她的脖子上还留着我的手印,模模糊糊的,已经变得淤紫而斑驳。


我懒得重新收拾被子了,便直接走回男人身边,先给他打了一小针镇静剂,然后再半是哄骗半是强迫地将扩张器塞进他的嘴里。黄白色的流态食物像湿润的泥土一样缓缓流进他的胃里,这种狼狈让我忍不住觉得有些怜悯。



但是一想到在这个陌生的城市,这栋陌生的名下的陌生的房子中,这个陌生的男人和我陌生的女友躺在这张陌生的床上做的事情之后,我就将那一点怜悯也打消了。



说实话,这种生活似乎比我以前误以为真实、实际上却虚假无比的生活要好得多。住进来这里的第一周,我只觉得再也没有比这里更像家、更令人安心的地方了。


以前的生活太无趣了。又或者说——曾经是有趣的,但是似乎有趣的一切只是我单方面的臆想。


食物慢慢流尽,男人也不再发出任何声音。我收拾好所有东西,回到卧室默默看着似醒非醒的两人,看了很久,又可能只是短短的几秒。




然后我在墙上挂着的日历的今天上画上一个巨大的红叉,轻松地翻到了崭新的下一页。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copyright © LIGHT All Right Reserved. skin by 
Please don't copy anything from this site without permiss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