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login   RSS  
☞欺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杂碎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陈词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局外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吾爱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喂,同生共死吧。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有趣的梦!   
              
「child 发表于 2016-1-4 13:43:00」

最近生物钟真的好糟糕啊…。

先是repeat早六点睡晚六点起的十二小时制,然后repeat两天不睡一睡十五小时制。不过真难得有这种可以不怎么忙蒙头日夜不分睡觉的休假啊……。
不过很快又要忙起来了:(
懒得跟外界交流的后果就是某朋友过年的时候给我打电话嫌麻烦没接,发微信嫌麻烦没回,第二天又给我打电话还是嫌麻烦没接,第三天的时候回的时候说以为我死了再不回就找人上家里挖我了…。
我没死啊……………我只是懒嘛
来挖我我的第一个反应也只会是还需要打哈哈应付好麻烦啊…。
跟人说话真的好麻烦的。还总是会看到很多不感兴趣的东西。
大部分时候我真的不感兴趣啊,放我一个人玩就好啦

感觉放完假之后人不能说轻松了很多,至少是没有那么满怀攻击性了。
也给自己做好了好几个方面的心理建设。
如果我是那种不畏难退缩的人就好了,有时候总忍不住这么想。
我觉得我以前都抱着不少侥幸心理。好像最近反而想通了。比如说有很多东西是改变不了的,有很多东西是没有退路的。
万一………………呢?
这个假设其实不存在于未来,而是过去就已经既定了——原本生活里就没有万一。会发生的事情自然就会发生,不会发生的事情无论你心中怎么怀有希望,就还是会失望。
用失望这个词语其实也是不对的。只能说有这个想法本身就是个错误。
心如止水。

其实是来说今天早上做的梦的。
令我觉得最最最高兴的部分,是我在梦里是有归属的群体的!
大家都有超能力!互相说话都能够听懂!一个眼神动作也都十分默契轻易心领神会!
真是个太好的世界了。
因为跟思维不同步的人说话真的好累啊。还有很多人不但不同步,也没什么情商和赤诚。
………………做梦嘛:(
不过很有趣。我不记得我自己有的是什么超能力了。不过大家的超能力绝大部分都是…乍听起来一点都不知道有什么用的超能力。也有超能力重复的人。
比如说有两个超能力重复的人就是可以随口说出所有数的约数…。当然啦也有能读心这样的超能力。
当然了,也有拥有着超能力却很危险的人。
但是不知道超能力能不能叠加。也就是说不知道一个人拥有两个超能力是不是可能的。

我走进房间里,里面只剩两个人,其他人似乎都去吃午饭了。
一个女生冷笑了一下说,又有新人来了。另外一个在看书的男生只是微微动了一下,也不知道听到没听到。
我知道女生不是在说我。我一边收拾着自己的东西,一边顺着女生的视线看过去。
房间的窗户突然啪地印上一张大脸,然后窗户被打开,一个年纪好像很小的男孩子大咧咧地挥着手:“嗨!我是新来的!能力是约数!”
女生低下头,又冷笑。
我知道她这次笑是因为那个在看书的男生能力就是约数。
我还知道她的笑只有冷笑这一种,但不是出于嘲讽或者别的什么。对于她来说,开心、悲伤、激动、不屑、逗弄的笑都只会体现成冷笑。
这里的”我们“大约一共有三十多个人。几乎不分等级。大家都是我行我素的类型。可能是因为某些部分的共通点吧,意外地相处和谐。
我拿着饭盒背上包出门。女生在后面对我喊了一句:”去吃饭?食堂水蒸蛋在你背包的时候就卖光了。“
她的能力好像是冷笑和看见附近一定范围内其他空间里发生的事情。
……好吧。水蒸蛋没了有点可惜…
到了食堂排队买饭。前面站着一个没有超能力的朋友。
朋友突然低声对我说,我觉得有人在一直盯着我!
我愣了一下,发现比较远的地方站着读心的眼镜小哥,我笑着对他摆了一个“?”的表情,他连忙抱歉地笑着回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小哥的超能力是看着一个人5秒就可以读出心里的想法。
我和朋友说,那个小哥在发呆,不是故意盯着你看的。
朋友说,好像不是那个眼镜小哥。是另外一个人。
我又抬头看,看见另外一个矮一点的男生。这个男生长得很奇怪,这种奇观跟气质有关。他的五官算得上端正,但是一动不动,没有一丝表情,像一座阴沉的石雕一样。虽然确实面向着我们,但双眼紧紧闭着,左右眼皮上各有一道隆起的竖切过眼睛的肉痕。
他不是“我们”的人。
我于是跟朋友说,他的眼睛是闭着的。
朋友却回答道,不对,明明正盯着我们这边看啊!
朋友刚说完,那个人忽然就飞快地擦过我们身边走掉了。我感觉不对,于是跟在他身后,但是他的动作像风一样,很快就走得很远了。脸上由始至终都没有产生一丝变化。
我模模糊糊地觉得他眼皮上的肉痕就是普通人眼中的他的眼睛。
我回过头,看见我朋友的头发突然掉了一大半,像突然罹病一样。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copyright © LIGHT All Right Reserved. skin by 
Please don't copy anything from this site without permiss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