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login   RSS  
☞欺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杂碎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陈词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局外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吾爱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喂,同生共死吧。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LONG LONG WAY   
              
「child 发表于 2016-1-10 3:59:00」


我还有太多想去的地方了。

想起来和R去的南国城市。住在墙壁刷得粉黄一片,挂着很多木质相框的客栈里。房间很小,有点可以接受的脏乱,洗过很多遍的抹布挂在墙上的架子上,架子下是很多人穿过又洗的胶拖鞋。但我都没怎么在意。
因为旅途真是太快乐了。我们在长得一眼看不到尽头的商店街里一整天游来荡去,喝名字古怪的奶茶,吃当地味道奇怪的快餐,彼此取笑得乐不可支,又在深夜踩着高跟鞋追一部的士好回去睡觉。约好了早上起来沿海骑双人单车,但是两个人都睡过了,于是耸耸肩去吃街边小摊,脱了鞋子踩海风腥重的沙滩。我们跟着游客们钻进小巷里,找到一扇有着马头的门,打开门是细长高耸的楼梯,沿着走很久会看到一个酒吧。店主安静地在煮咖啡豆。有一整面墙是一个大书架上面放着杂志和书,下面的木榻榻米上有着巨大的沙发枕。店里人很少,我们就这样喝着叫Aquearius的鸡尾酒聊了大半天。

我们分享过很多的事情。我们年少时彼此写信。
我太擅长粉饰太平了。但是我没有必要在她面前装饰。
我知道她曾经喜欢一个浓眉大眼大大咧咧笑起来干干净净一口白牙的男生。我们喜欢的类型总是很相像。但后来她在信里写,你就在我旁边,看着我梦碎。
拿着信我只是默默盯着这行字看了很久,因为我并没有给自己这个机会。

后来我又去了一个北国城市。
可能两个、三个。
北国的风情是不一样的。似乎连风都利落一点。陌生的地方,和变得陌生的我。
陌生不是坏的。陌生令我触摸到很多震撼的东西。
它们重塑了我。像拆开一只钟表,更换零件,调整分秒,结果到最后还是决定连外壳也一同换掉。
我笑得少了,也愈发不会哭了。我享受焦虑和忙碌,因为令我感到紧张就是令人激动的。
懒惰和冷淡淹没了我。
我没有失去什么,又似乎失去了什么。

又或者可以说,从一开始我就没有得到过什么。

有人对我说,时间太少了。
他已经50岁了。
可是我已经明白了。时间就在那里,不会变少也不会变多,从来只是你自己没有能力去做到自己想要做的事情而已。
有人对我说,她太痛苦了,以至于每次想起来自己手腕上深深浅浅的划痕才会觉得好受一点。
她才20多岁。
我没有告诉她的是其实我是有一点羡慕她的。当然,我希望她更健康地快乐。但是在我看来,我没有足够痛苦的理由,而我也绝不允许自己对自己做这样的事情。
可是如果我也能够软弱地逃避而快乐就好了。

人总是要往前走的。总是要全力忘记很多东西。
我很感谢有这样一个地方包容着我。
离开不一定是一个新的开始,但会是一个新的结束。
这里的最后一篇日志。谢谢。
再见。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copyright © LIGHT All Right Reserved. skin by 
Please don't copy anything from this site without permissions